【全职|江周】模糊界限 03-04

       01-02

        03.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方明华异常严肃郑重地找江波涛谈了一次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先肯定了江波涛在贺武的成绩——客气话,江波涛来贺武不久,谈不上有什么成绩;继而表达了轮回上下对他的欢迎——继续客气;再小小自吹了一下轮回的前景——恩威并施,对付新人很有一套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就谦逊地捣蒜般连连点头:哪里哪里,过奖过奖,见笑见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方明华心里很是满意和慈祥。瞧瞧,多么得体靠谱的反应。每天跟周泽楷嗯嗯啊啊呵呵的打哑谜,他心也很累的好吗。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乐此不疲地互捧了一阵臭脚,话题终于走上了正轨。


        方明华说:“轮回的情况呢就是这样,即做好再充足的战前准备,比赛场上也是瞬息万变。小周判断力是一流,但是他表达得比较简洁,我们很难跟上他的动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说到“表达得比较简洁”的时候,方明华和江波涛脸上都露出了略显微妙的表情。方明华顿了顿,再接再厉:“我观察了你的比赛,你很有大局观,能很好地照顾到全队人的反应,作出及时的弥补。你的魔剑士的波动阵和波动剑在控场方面效果也不错。希望你的发挥,能让轮回有所突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江波涛心里大概也有数,于是他点点头:“下一阶段的训练我会和队长多加磨合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你能够抽出时间多观察小周的操作,还有以前的比赛资料,和小周交流一下他的意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微笑:“没有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岂止没有问题,简直太没有问题了。周泽楷的操作有多赏心悦目,一张帅脸就有几倍的赏心悦目。观察周泽楷?这根本不是任务,而是娱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富有娱乐精神的江波涛当晚就抱着电脑敲开了周泽楷的门。他其实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,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,结果还是被周泽楷英俊的腹肌闪了一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作息很规律,全队都知道他这个时间会洗澡,训练结束后没什么事也不会来找他。他胡乱擦了擦上身,裹了条浴巾困惑地开门,就看见江波涛木木地杵在门口,目光可疑地扫过自己胸口以下的部位。


        啊,是那天在接风宴上帮我解围的新人。周泽楷认出了江波涛,便好脾气地问:“有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顶灯橙黄的柔光跟周泽楷湿湿的睫毛纠结在一处,使得他眨眼时溅落出微小的水珠带有些晨色的暧昧。江波涛听见自己冠冕堂皇、却不太理直气壮地说:“方前辈要我向队长学习学习赛场应变策略,我带了比赛录像,队长是否方便指点一二?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侧身让了让,对江波涛撂下一句稍等,回身进了浴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如蒙大赦,连滚带爬地坐到电脑桌前,眼角的余光仍忍不住去描绘了一下周泽楷的腿部线条。身为一个游戏宅,周泽楷是如何保持这么良好的身材的?这简直没天理啊。江波涛兀自悲愤着,那边厢周泽楷已经速速冲好澡,一边擦头发一边在江波涛身边坐下。他冲江波涛略一点头,说“开始吧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本身战术素养就很不错,轮回团队赛的录像中生硬的破绽也很明显,往往周泽楷眉头一皱,江波涛已经轻声说出队员们的纰漏之处了。两人顺势进行了一段有来有往、气氛融洽的对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谓有来有往的对话,自然是江波涛一长句换周泽楷一个“嗯”。江波涛也曾经试图把话语主导权交给周泽楷,毕竟江波涛虽然舌灿莲花,但和黄少天那种自说自话型的话痨不同,他处理互相对称的信息时才更加得心应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很快就放弃了努力。他绝望地发现,周泽楷根本认真到较真,说一句话总要在心里兢兢业业反复思量,把废话砍掉、再拎出重点,花掉旁人好几倍时间,最后话语还简短到令人吐血。江波涛终于摸到了和周泽楷沟通的诀窍:一般疑问句、一般疑问句、还是一般疑问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气氛融洽,那可是江波涛的看家技能。江波涛在二次元和三次元都是控场高手,即使自己叨逼叨个不停,也不会让人感觉喧宾夺主。偶尔周泽楷指出江波涛理解有误的地方,江波涛也能迅速反应过来,并由衷地称赞:“队长判断的没错,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。队长真是非常天才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明明既肉麻又恶心,不过江波涛就是有本事把每一句话都说得特别发自肺腑的真诚。周泽楷骤然从宜人的对话氛围中惊醒,对着江波涛带点讨好的表情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。他心里闷闷地发痒,胸腔中像有猛虎马上呼之欲出,面皮上的淡定险些挂不住,半晌也没能回一句“谢谢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周泽楷愣了许久,江波涛就笑:“队长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猛地起身:“十二点……该睡觉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也是呢,那我先回去了,队长也早点休息,”江波涛依旧笑眯眯地说,“……明天我再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明天再来吗。周泽楷觉着心里又开始痒了,随即困扰地抿了抿唇,“明天回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队长是回父母家?还是自己一个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那,方便去队长家里练习吗?”江波涛也不太明白为什么,人家的犹豫分明写在脸上,但他只要一对上周泽楷,眼力价就统统离家出走,恶作剧因子和坏水取而代之争先恐地后往外冒。他就是喜欢看周泽楷茫然时微微撅起的嘴,目光敛向下方,那样子温顺极了乖巧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果然茫然起来,这个那个这个那个半天,最后却出人意料地一口答应:“可以。明天一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就在目瞪口呆中,左脚绊右脚回到了自己的寝室,甚至都没注意周泽楷的耳根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红了一片。

 




        04.


        夏休期前最后一天,轮回二层训练室,杜明跟吴启无赖地扯着皮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你输了!去给我买生煎,要四两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四两生煎吃不死你,”吴启扶额,“我还要收拾东西,要吃自己买去。顺便给我带二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我也要收拾东西啊!愿赌服输,你去你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跟你赌了啊……”吴启瞄到了一边玩手机的吕泊远,黄色的小鸟在水管中间扑腾上扑腾下,“哎,你快别玩这弱智游戏了,有点追求,给我们买生煎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小鸟啪叽一下撞到水管上,壮烈了。吕泊远愤怒地把手机一摔:“又死了!都怪你怪你怪你!生煎有什么好吃的!你不觉得生煎滚圆滚圆,筷子一挑就漏油,跟挤破水泡流脓似的吗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这什么比喻,江波涛听不下去了。在众人对吕泊远一致的鄙视声中,江波涛施施然起身:“我去买吧。一共要几两?”


        训练室的空气流动顿时有些弱弱地、讪讪地,刚才还耍嘴皮子的几个人忽然一副办了错事的小媳妇样缩到一边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最后合力把始作俑者杜明推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卖的一手好队友!杜明欲哭无泪,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了:“那什么,副队,不用不用,还是我……我去吧我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是了,副队。和周泽楷单独开的小灶在第七赛季初见成效,江波涛已经逐渐能够读懂周泽楷在场上每一个举动的意图何在,成为了周泽楷和队伍其他成员之间沟通的桥梁。轮回在第七赛季一举进入四强,江波涛可说是头号功臣。比赛结束后,他就被战队提拔成为副队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轮回队员们对这事也是心服口服,但江波涛原本是新人,平时对老队员们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,使他们或多或少的总有那么一点优越感。现在小新人成了副队长,老队员们心里的别扭一时半会还没拧过来,跟江波涛说话时便颇为忸怩局促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暗自叹了一口气。他故意斜着眼,用一种猥琐的语气说:“生煎当然是刚出锅的好吃,撒上一把白芝麻和香葱段,皮薄馅大,多香啊……你们就在这等着我吃饱回来施舍你们几个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靠啊副队你心好脏!我要二两!”“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副队!我也要二两!”“我也要!再来一碗牛肉粉丝汤!”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副队还是照喊不误,语气却回归了轻松调侃,江波涛琢磨着队员这点小心思,觉得他们真是好笑又可爱。


        六月初上海还未入梅,天气闷骚湿热得不像话。江波涛七拐八拐走到俱乐部后街一家吴江路生煎,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。店里没有空调,头顶上电风扇嗡嗡地转,食客们嗡嗡地吵,嗡嗡得江波涛一个头两个大,等到生煎上桌,他立刻想起吕泊远那个恶心的形容,看着面前四个水泡挤在一处,登时倒尽了胃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他表情不愉面有菜色,一位左手提着花里胡哨的菜篮子、右手捧着一客生煎的大妈便过来关切地问道:


        “各的有宁伐?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: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不是上海人,平时跟轮回队员们在一起,一帮年轻人也都用普通话交流。他倒是曾经想要学说沪语,奈何每次一学就被无情地嘲笑洋泾浜,特别打击学习热情,导致他一直也没能获得上海话技能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妈不停殷切地冲江波涛眨着眼,他猜想大妈估计是想跟他拼桌,试探性地挪了挪身子,大妈果然开心地在他旁边坐下了。结果他一口气还没舒过来,就见大妈展开架势,竟滔滔不绝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妈:“@#¥%……&*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妈,该不会是黄少家远亲吧,有点hold不住啊。江波涛心下戚戚然。他八面玲珑长袖善舞,平生最擅的是察言观色,可前提得有言可察有色可观。一个字都听不懂,这简直要命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队长倒是上海人。他一边向大妈微笑点头,一边不可遏制地开起了小差。要是队长在就好了。队长……队长……队长队长队长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周泽楷就如天神一般,响应了江波涛的呼唤。他挟着风、带着雨、和太上老君太白金星托塔天王急急如律令,解救可怜受难的凡人江波涛于水火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惊骇地看着突然现身的周泽楷跟大妈叽咕了一句伊什么什么,跳起身拽住周泽楷就往外跑,隐约还听大妈冲他喊:“噫!无嗳当侬似嗓嗨宁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也二话没说,跟着江波涛就跑。两人瞎闯了一阵,江波涛心里最初的震惊劲儿一过,越跑越觉得这情节逗到不行,靠在路边大笑不止。周泽楷显然没get到江波涛的笑点,趁江波涛喘气的当间,充满求知欲地问:“……笑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扶着腰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还问我?先说说你怎么来了?知不知道现在你也是名人,帽子不戴墨镜也不带,想被粉丝堵死在这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第七赛季轮回崭露头角,在人们的视野里总算占据了一席之地。像周泽楷这么出色的外型自然不会被赞助商放过,俱乐部门口冒着粉红泡泡要求他签字的粉丝也日益见涨。奈何周泽楷本人真是一点自觉都没有,江波涛为这事没少说他,周泽楷却不长记性,屡教不改。
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次周泽楷又把江波涛的劝告给抛到脑后了。他知道自己办了错事,讷讷地低头,沉思良久后指了指江波涛手里的外卖盒:“生煎冷掉了,不好吃。你走太快,只好跟在你后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这位还挺看重饮食品质。江波涛长叹:“队长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这回反应很快:“小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怔了怔,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翘:“嗯,小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江波涛第一次跟着周泽楷回了家,此后他有事没事就爱往人家里跑。一开始还客客气气地不留宿,后来逐渐熟稔,就随随便便睡周泽楷的沙发、睡周泽楷的客房、睡周泽楷的床,除了还没睡过周泽楷,江波涛已经无所不睡、睡遍天下无敌手。两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着,某日在江波涛“队长不拉不拉”时周泽楷便出声打断,硬要江波涛叫他小周。江波涛装作惶恐地无效反抗了一下,也就喜滋滋地喊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队长队长的叫习惯了,总难免嘴瓢,需要周泽楷时常地纠正。见江波涛改口,周泽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蓦地想起了什么,问:“刚才大妈最后冲咱们喊了一句什么话呀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是‘我还以为你是上海人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我当她在夸我咯?”江波涛失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愣了一下,垂了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江波涛笑盈盈道:“哎,别人都说我是你的翻译机,我看啊,我才需要小周帮我翻译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不止翻译机,还有粘合剂、万金油等等称号,随着轮回实力增强,都一股脑往江波涛身上套。好像都不是什么好词,江波涛倒也不甚在意。虽然偶尔,江波涛会有略微的心虚——说他善于观察,这没错;善于体会人心,这也没错;了解周泽楷,更没错。但他不能确定,如果不是周泽楷,他是否还能做到如斯地知根知底?每天看着周泽楷呵呵地笑,看他纠结着说出每一句话,看他华丽炫目的操作,这些事一开始是任务,后来都渐渐变成了爱好和习惯。也许从刚见面起,关于周泽楷的点点滴滴便积沙成塔、集腋成裘,到达某一阈限,只待“嘭”的一声,化学反应已经不可逆转的发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世间最古老、最普遍的化学反应,生成物是甜蜜蜜的情感,而附加效果是降低智商。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闷笑的样子,心里一派锣鼓升天喜气洋洋。他冲周泽楷勾了勾手指,歪头笑道:“走啦,杜明他们还等着生煎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就是喜欢小周又怎样?有意见来战,枪王大大专治各种不服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
        嗯,我没去过静安区,不知道轮回俱乐部后街是不是有一家吴江路生煎,文里种种都是我瞎编的。不过按照这家在魔都的普及率,估计就算后街没有,前街也跑不远了。又及,其实小杨生煎才是真绝色√。

        05-06完

评论(33)
热度(127)

© 又双叒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