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职|江周】模糊界限 05-06完

        01-02 03-04

        05.


        第八赛季的夏天,注定要属于轮回。


        先是主办全明星赛大赚了一把粉丝的眼球,又有叶秋及时献宝技能书;队员们的磨合已渐入臻境,核心周泽楷的技术还是那么令人放心。尽占天时地利与人和,轮回劲头如弓上之箭,一触即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差一个冠军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舒适地半躺在会议室的沙发椅上,手边一字排开虾饺、叉烧包、肠粉、奶黄包、榴莲酥等吃食,式样齐全又丰富多彩。来广州之前周泽楷曾欢快地夸赞过虾饺的美味,江波涛来时就留意了楼下的快餐店,这天买了全套下午茶,还要欲盖弥彰地说是犒赏队员们。


        快餐店恰巧是黄少天代言的。小小的夜雨声烦站在外卖盒上顶天立地,一手将一笼烧麦托举到胸前,趾高气昂地喊:“好吃不贵!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就好笑地想,这家店可真不像样。黄少的话,明明应该是:好吃不贵!好吃不贵!好吃不贵好吃不贵好吃不贵!……才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吕泊远头一个进了会议室,他皱起狗样灵敏的鼻子吸了吸气,嗷一声扑向了江波涛的沙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副队!”吕泊远热泪盈眶,“亲人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微笑着拍掉了吕泊远的手:“虾饺是留给小周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吕泊远高声着控诉副队偏心偏心,一边飞速解决了几个奶黄包。队员们陆续而入,纷纷大呼小叫着吃了起来,会议室一时像人声鼎沸的餐厅似的开了锅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被众人拥着慢吞吞地挪到江波涛身边,在看到虾饺的瞬间睫毛上下忽闪,嘴角舒展了一个柔和的形状。他的表情很幸福、很满足,还有那种被人记挂在心的小得意。江波涛抬起头,以自认为最帅的角度把虾饺递过去,眨眨眼电出了噼里啪啦的秋波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呵呵一笑:“谢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哎,洒家这辈子值了……江波涛受到会心一击,面目夸张地捂胸倒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队员们挤作一团,嘻嘻哈哈着、吃吃喝喝着,没有人注意队长们的小动作。总决赛最后一役开战在即,大比分领先蓝雨的状况下,轮回气氛轻松宜人,仿佛冠军已是他们囊中之物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酒足饭饱,江波涛揉了两下杜明的肚子,走到长桌前拍拍手:“好了,安静一下,明天的决赛,我们来布置一下战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侧身把周泽楷让到了中心位置,“我们开始吧,小周?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场比赛大家都发挥的很出色,取得了7.5分的优势。所以在接下来的回合,我们只要拿下擂台赛或团队赛都可以直接取胜。”江波涛顿了顿,“除此以外,若我们可以全部取得个人赛的三分,也可以获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的意思是,把主力安排在个人赛中,争取三场全胜。大家的想法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江波涛看向全体队员,嘴唇发干,第一次有点紧张。好在轮回众虽神色各异却也毫无异议,在例行赛前擂鼓充盈士气后,各自领命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才终于松下一口气。他此番心情跌宕起伏得有理有据,着实不是杞人忧天。江波涛惯于走稳中取胜的路线,依照他的想法,个人赛对轮回其实形同鸡肋,拼下三分显得有些孤注一掷。若稍有不慎丢掉一场,对于擂台赛的损失就太大,必须耗到团队赛才能见分晓。蓝雨方面,个人赛保证不全输,还要连续取得擂台赛和团队赛的胜利,主力黄少天一定会被放在擂台赛。喻文州一般不会在单人赛中出场,轮回只要在擂台赛中,周泽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黄少天挡杀黄少天,蓝雨其他队员对上技能点点满的无浪和云山乱,定然讨不到甜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几天前两人做战术分析时,周泽楷提出要全力拿下个人赛,江波涛特别不能理解。不仅不能理解,他还觉得这样安排其他队员发挥空间太小,不利于鼓舞人心。为这事,俩人差点吵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想要跟周泽楷你一句我一句地吵嘴也挺困难的。周泽楷眉头皱得死紧,却始终梗着脖子不肯改变意见。江波涛说着说着也觉得心累,跑到窗边四十五度角望天瞰地,就是不看周泽楷。


        沉默劈头盖脸地砸来。两人之间的空气微妙地固着成胶体,而周泽楷一句话就像是丁达尔效应中那穿越介质、杂质和各种质而来的光束,于瞬间通透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说:“相信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长久以来,江波涛对周泽楷总是有着莫名的保护欲:他家队长这么害羞,不会说话,被记者们欺负了怎么办;出门不会保护自己,被粉丝围观了怎么办;队员们又误解他的意思,他该难过了。江波涛不停地给自己打气,涨成一个外强中干的皮球,想要将周泽楷包裹其中。周泽楷便伸出一根手指,轻柔却不容置喙地,打破了江波涛的外壳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告诉江波涛,相信他,相信他的实力、相信轮回的实力,相信自己;依赖他,像轮回其他所有人那样依赖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名为江波涛的皮球,终于在那一刻扑哧扑哧漏了气。他想,自己这不是穷操心么,那可是周泽楷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平时不爱说话,偶尔挺迷糊,呆呆的有点萌,但在比赛场上,周泽楷就是绝对实力的代名词。除了牧师外几乎十项全能的枪王,用与他个性截然不同的操作风格狙出一条血路,带领轮回比直地向冠军杀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明白小周的意思了。集火个人赛确实是针对蓝雨排兵的最有效率的方法。不行我们还有团队赛做保障呢。”江波涛笑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看上去如释重负地点点头: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十分好。那什么,明天战术布置……我跟你说我在楼下看见一家快餐店,是黄少代言的,好像有卖虾饺……”刚才怎么能跟小周闹架呢,江波涛想。绷紧的神经骤然一松,他恍觉有点不好意思,开始吞吞吐吐、神色闪烁和语无伦次起来。他摸摸鼻子说:“我在说啥啊。对,说到明天战术布置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也看出不对劲了。他出声打断了江波涛:“小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小周怎么了,你说你说说说。”江波涛嘴皮子动得飞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紧张?”周泽楷苦恼地思索良久,得出了驴唇不对马嘴的结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小周开玩笑呢,我怎么会紧张啊哈哈。我一点都不紧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否认得这么果决,小江一定是紧张无疑。周泽楷经过缜密的脑内分析得出了答案。怎么能宽慰他一下呢?说点什么好呢?他抓心挠肺地组织了一下语言,感到心很累。最终,他选择了抬起手臂,将江波涛整个人圈进怀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老僧入定一般傻眼了。他的耳膜鼓动一曲黄河大合唱,血液如天上之水奔流四肢百骸,滔滔不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夭寿啦,小周抱我啦。他认真努力地感受着周泽楷透过二人交缠的发丝、脖颈以及上肢传递来的热度,头脑同样认真努力地开着小差。


        拿到冠军后就告白吧。他想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06.


        拿到冠军后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不,现在意淫尚为时过早。所谓六十四拜都拜过,还差最后一哆嗦:江波涛握紧鼠标,右手食指猛哆嗦一招波动剑放出,把林枫的盗贼远远掀了开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盗贼拼着力不甘地奋起,江波涛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,也能感觉到几分萧索和悲壮。对面若换成郑轩的弹药专家,频道里估计要被“压力山大”刷屏了。同情倒也说不上,荣耀本就是成王败寇这么回事,但败寇的滋味大家轮流尝过,江波涛惯常推人及己地一想,心下有些戚戚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话是这么说,身在困局中是一茬,局外人揣摩局内人的心思又是另一茬了。江波涛压力也不小,却总不会大过林枫和蓝雨。占据他思想主流的,唯哥屋按冠、机晕军两字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拿冠军之后还要跟小周告白呢。周泽楷清浅的笑容一晃而过,江波涛整个人都好了,忽而整个人又都不好了。头脑一热一冷间,江波涛盯着屏幕上盗贼见底的血线,想,耐心和节奏?去他的吧。冠军是我们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连着推了几个波动阵覆盖几乎全场,无浪剑光唰唰剑影绰绰,林枫的盗贼被索性一波带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荣耀!


        屏幕上象征胜利的字眼,此时此刻专为轮回而写。


        狂喜。江波涛常玩笑说自己心率过齐——波动范围太窄,感情平直,大起大落恕难办到。而现在,现在,江波涛闷在隔间内,五官皱成了一幅生动的暴走漫画。他想仰天长啸壮怀激烈,他想痛哭失声洒泪千行。这结果并不如何出乎意料,但在长久的忍耐、期待与煎熬后,在他亲手把冠军收进囊中的这一秒,他只想把自持和修养通通放去流浪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走出隔间的时候场外一片肃然沉默。客场夺冠,确实有些微微的遗憾,他想。要是在轮回主场就high翻天了吧。什么?小周该尴尬了?没事,这不是有他在呢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林枫握了手,不忘客套话走完过场,十足装逼成性和人格分裂。随即他迫不及待地朝轮回选手席看去——杜明早已跑到栏杆最前沿,眼白和脸颊都憋红,用力挥着手像在擂一面不存在的战鼓。方明华笑着、吕泊远笑着、周泽楷笑着,还有其他许多人也笑着。他们一齐站起身、鼓着掌,每个人眼中都闪着动人的流彩,亮似晨霭中拨云开雾的启明星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和周泽楷、吕泊远作为英雄被拥在中央。这时言语俨然不够看,几个人叠罗汉样肩挤着肩、踵磨着踵,用肢体冲撞爆裂出实打实的感慨万千。罗汉堆紧里头压着江波涛,一口气没喘上来的工夫,他感到手背被人轻轻搔着。他转头对上周泽楷的眼,两人十指在暗潮汹涌中准确交握在一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灯火阑珊,蓦然回首,欢笑声与嬉闹声重归静寂,江波涛什么都听不见、除了周泽楷,也什么别的都看不见了。有句话在心里文火煎煮至海枯石烂,此时在他喉间舌尖翻滚,不吐不快。他说:“小周,我……我……我我我……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:“我…………我饿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俩人闲聊时候说起这事,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评价:怂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急吼吼解释:当时奖还没颁、记者会还没开、还没回主场,队员们看着、观众们看着、重点是心脏喻文州和碎嘴黄少天都看着,时机不宜,非常不宜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憋笑道:那后来?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那几次是……江波涛眼神飘忽看向别处,那是因为……总之都是有原因的!他诚恳地捧起了周泽楷的手说: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!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真诚的眼睛中写道:


        原因1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颁奖、记者发布会、庆功宴轮番轰炸一整天,在飞离广州前最后一晚,江波涛决定邀周泽楷去凑热闹夜游珠江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穿了一身骚包的修身西服,还特意神经兮兮地把略长的两鬓用发胶固定在耳畔,自我感觉甚是良好。轻扣三声,他推门进了周泽楷的房间。“小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正在看书,闻言茫然抬头:“嗯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月色正美……”江波涛看了看窗外,糟,今天阴天,连个月牙都没有。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扯淡:“微风习习……不如我们去夜游珠江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……”周泽楷盯着江波涛油光水滑的头发有些怔愣,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难掩心下激动:“小周,其实我……我一直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啦不好啦,轮回公会和蓝溪阁的人约团战啦!黄少都赶去了!队长副队快来帮忙啊!”杜明怪叫着冲了进来,一阵旋风般拉走了根本没反应过来的周泽楷。百忙之中还向江波涛投去惊骇一瞥:“副队你怎么穿成这样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呵呵,小明啊,此等眼力价,还想把女神?快省省吧。江波涛微笑着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杜明的剑客在混战中被杀了无数次,他至今没明白谁干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原因2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两次失败的尝试,江波涛大彻大悟:当面表白,不可控因素太多;即便花好月圆地杰人灵都占全了,那几个字自己也未必说得出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在参阅了数本青春少女小言情之后,决定——写情书。
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情书的内容几何,他又陷入了甜蜜的烦恼。两人的感情可谓细水长流而水到渠成,没有轰轰烈烈,也没有虐恋情深,可情书不该写些风花雪月的往事么?江波涛玲珑婉转一张嘴,猛然口干舌燥地词穷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情书于是变成了情纸条。江波涛大笔一挥四个字我喜欢你,就直接落了款。没有风花雪月的往事也没什么要紧,他想,还有那么长的未来供他们创造回忆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纸条被整齐地折好,藏进冠军鼠标和键盘的包装夹层中。他捧着鼠标和键盘宛若珍宝,小心翼翼地进了训练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周,”江波涛笑如春风拂面,“冠军鼠标和键盘,我想送给我妈妈作礼物。不过我妈比较喜欢黄色,能跟你的换一换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没道理不答应。“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诶!副队我跟你换!我的也是黄色!”杜明凑到江波涛和周泽楷之间,把两人视线通道堵了个严丝合缝。“唐……啊不,我妈,我妈喜欢绿色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江波涛笑容不改:“呵呵,没事了,我妈突然又觉得绿色挺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杜明看着江波涛僵硬离去的背影,百思不得其解:“咦,副队这是搞什么呢?”语毕,被方明华用力踢了一脚。


        原因3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同志的告白之路,历经种种乌龙、闹剧、和九九八十一难,艰难曲折异于常人,以至于他终于成功地约出周泽楷、没人捣乱也没出幺蛾子,两人面对面坐在轮回后街的冰激淋店里,一帆风顺得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去往西天取经的途中,他从青涩的恋爱新手蜕变成了一名告白专家。他会把“我喜欢你”用汉语英语日语法语以及周泽楷语翻来倒去地说;他集齐了全场景的表白攻略可以召唤神龙;并且,在几名热心的女荣耀职业选手的帮助下,他成功地写出了一封没有风花雪月的往事、也情深意切、情意绵绵、令人情窦初开的情书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抵机会确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。他想,能不能抱得美男归,在此一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坐在对面眉眼温和地吃着冰激凌。江波涛单手托腮看着他,满心欢喜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吃?”过了这么久,小江为什么还是一直盯着我看呢,他又想吃了?周泽楷把冰激凌向江波涛顶了顶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也哭笑不得地想,怎么过了这么久,小周还是觉得我是个吃货呢?“小周你吃就好。我不是很喜欢吃甜食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立刻作势要走:“换地方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其实这里是沐橙姐特别推荐的,所以想来试一试。”江波涛笑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沐橙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特意来吃苏沐橙推荐的冰激凌,即使小江不爱吃甜食?这也没什么,职业选手们赛场上兵戎相向,场下磕牙打屁恩仇全泯,吃吃人家爱吃的小甜品那都不叫事儿。关键是,小江不是一直管苏沐橙叫苏姐的吗,什么时候变成沐橙姐这么亲热了?


        时值初夏,沪城气温已节节攀升,树上蝉鸣也聒噪着,周泽楷心底燃了一小簇旺盛的火苗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喜欢?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错愕抬头。“小周是想问,我喜不喜欢沐橙姐?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飞快地点了点头,动作烦躁而粗鲁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简直要泪流满面了。苏姐要不要再靠谱一点,比起某猪队友,苏姐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之外,不必露面一个神助攻就把小周绝杀当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时机最佳,江波涛已经可以直接告白了。但,难得看见小周如此之虚,还是为了他在虚,江波涛有点飘。他于是决定再稍微小作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周想太多啦。沐橙姐是很优秀,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几乎探了半个身子过去,眼神如刀逼向江波涛。“什么类型?”


        完蛋,江波涛心想,这辈子算是载在周泽楷手里了。他看见周泽楷不安地眨着眼,嘴唇紧抿,压根连装都没想装下淡定,心急如焚四个字直白写在脸上。江波涛更飘了。多巴胺和肾上腺素在他体内来回冲刷,形成了奇妙的致幻效果,四肢轻浮得快要飞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蠢毙,不过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他凑上前,把周泽楷犹在发抖的指尖拢到手心,深情款款:“小周,我”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的0.01秒,冰激凌店内灯光暴涨,接着“啪”一声,齐齐熄灭。
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之中,只听店主大叔清冷的嗓音响起:“不好意思,跳闸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不作不死,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是不懂呢!?江波涛咬牙切齿,他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把未尽之言说出口:“别管跳闸了,小周我想说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而富有强大行动力的周泽楷,身体反应再一次快过了语言。借着凑过去半个身子的距离、借着一室宜人的黑暗、以及窗外透进来的点点星光,周泽楷稳准狠地吻上了江波涛喋喋不休的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我喜欢你呀。怎么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呢?江波涛晕乎乎地想。


        Fin.


        ok,三发完结www。写这篇逗比文+美食文(…)很轻松很回血,认识了很多萌这对的可爱的GN,也跟几位太太表了白,真的超开心。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小伙伴。最后暗搓搓地问一句这cp有群吗,一个人攒脑洞好撒鼻息呀_(:з」∠)_



评论(15)
热度(123)

© 又双叒叕 | Powered by LOFTER